当前位置:曾道人玄机图香港 > 马拉维 >

中石油乍得员工:撤离中有人曾紧张到尿不出来

  乍得往事是中石油海外创业中惊心动魄的一页,但并不是全部。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石油开始成为角逐世界石油市场的中国力量。不仅在乍得,在苏丹、委内瑞拉、哈萨克、伊拉克、尼日尔、利比亚……海外员工面临着疾病、战争和政变的高风险;即使在一些发达国家,他们同样要在事业和个人情感之间作出艰难选择。

  有关乍得的一切,在赵飞和他们几个可以称为“生死之交”的同事心里,埋藏了很长时间,很少跟外人说起。

  直到赵飞作为中国石油海外勘探开发公司员工,在海外创业故事会上向众人曝光了那段记忆深处的故事,更多人才知道,他们那段经历关乎家国、事业、理想、人生,更恍然发现,彼时死亡也不过一座桥的距离。

  赵飞身着灰色羊毛衫、休闲裤,语调平缓,神色平静,即使讲到最惊心动魄的地方,也一如平常,仿佛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地理教科书用“死亡之心”来描述乍得,联合国把它列入世界上最不发达的47个国家之一。

  因为石油,赵飞和陌生的乍得结缘。2007年,他被派往刚成立的乍得项目,负责法务工作。当时,他所在团队有7个人,笑称“七剑下天山”。

  团队成员平均年龄30多岁,除了作业经理刘烈强和负责行政的武越,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到海外工作。两名翻译唐尧和韩健,只有20岁出头,刚刚参加工作。

  长期以来,乍得是国际石油公司紧盯的地方,那里地处西非富油盆地,油气资源潜力巨大,曾经有国际大石油公司发现并建成千万吨油田。对于正在推进布局非洲战略的中石油来说,乍得自然是重点目标。

  时机来了。当时,一个西方石油公司决定转让乍得H区块,中石油果断出手购买了该区块的全部权益,并担任作业者。

  这个决策蕴藏着机遇、勇气以及极大的挑战。西方石油公司在这里勘探长达40年但没有商业发现,而中石油乍得项目组经过缜密评估,认为“这个盆地应该是有东西的”,并且是具有高成长性的机会。

  与这份理想和雄心相映照的,是乍得恶劣的气候和生存条件。赵飞刚到乍得时,从当地市场买到“看起来比较好的木床”,没想睡到半夜,“嘭嗤”一声,床板就掉下去一块。他用手往下一探,全是大钉子,“如果整个人掉下去会被扎一身血”。

  一位同事在当地老百姓家“蹭饭”,他想要点儿米饭,到后厨找了一圈儿也没找到。当地人带他走到一口缸旁边,用手一挥,“哄”的一声,密密麻麻的苍蝇飞起来,米饭才露真容。

  乍得常年高温,人体新陈代谢快,用赵飞他们的话说,“加速折旧”。那时,他们的指甲和头发都长得很快,“很多人工作没几年就一头白发了”。多年在非洲工作的武越干脆剃成光头,“省得总要染发”,这个发型被他保持至今。

  高温、糟糕的社会环境以及威胁生命的疟疾,对于赵飞这些在非洲工作的员工来说,都不是难事,最难熬的是寂寞和乡思。

  项目建设初期,仅有武越和一个厨师在现场。两个大男人在一起生活6个月,同事们开玩笑,“完全的‘二人世界’”。

  寂寞一天天侵蚀着他们。第一个月,他们天南海北地聊天,聊工作,聊家庭和孩子。到后来,俩人相互吐露情绪困扰,“平时不好意思说出来的话都说了,俩人之间完全没有秘密了”。 到第二个月,他们见面只剩下一句话:“今儿吃啥?”俩人几乎形影不离,连上厕所都要结伴同行。到最后,实在无话可说,俩人大眼瞪着小眼。

  关于那段异常寂寞的经历,武越如今不大愿意跟人讲起,“感觉就像心里的一块伤疤”,不想再去触碰。

  中石油海外员工实行的休假制度一般是工作3个月,回国休假一个月。很多人工作到第3个月,“脑子都会有点迟钝,易怒,肝火很旺”。有人在日历上做标记,算日子。大家相互调侃,“他的生理期到了,大姨爹来了”。

  “煎的时候,上面看着还鲜嫩有血丝,下面早已经糊了,结成了硬壳;熬,就是小火慢炖,你想快也快不了,想摆脱也摆脱不掉。”他不动声色地说。

  当时,同事们最期盼的事情是每周给家人打电话。国际长途电话贵,每个人的配额不过几分钟。但有人一拿起电话,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于是,打电话前,有人先拿笔把想说的话在纸上写出来,“通话时拿出来照着说”。

  尽管备受孤独和思乡的“煎熬”,赵飞和同事们工作起来却能抛之脑后。2007年4月下旬试油,项目获得日产267桶的商业油流。这也是在乍得H区块第一次发现商业油流。

  正当中石油乍得项目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死亡的威胁正在匍匐前进。2008年1月,联军对乍得政府军发动闪电式进攻。危险近在咫尺,但当时勘探工作刚开始,如果此时撤离,工作计划将被打乱,而且还面临巨额经济损失,“仅一台钻机停钻一天的损失就高达几十万美元”。

  “这个项目就像刚出生的婴儿,正在慢慢长大,舍不得放下。”乍得项目勘探部经理胡勇形容当时矛盾的心情。

  最终,撤离的指令传来。所有人员分乘十几辆车,一路驶向乍得喀麦隆边境。那里有一座桥,桥这边是乍得,那边是喀麦隆。死亡和生存仅剩一座桥的距离。

  车队被裹夹在逃亡的乍得难民潮中,窄窄的桥上,挤满了难民,骡子、马和骆驼。平时一分钟不到就能通过的大桥,他们花了近1个小时。面对直逼死亡的威胁,有人紧张得“尿不出来”。随队医生说,如果尿不出来,膀胱破裂又没法及时手术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整整40分钟,一行人都屏息等待,不敢给那个小伙子压力。终于,他解手的消息传来,人们高兴得欢呼起来。

  就在他们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作业部经理刘烈强要返回乍得油田的现场组织作业人员撤离。赵飞记得那天太阳很亮,同事们都站在一个小院子里,“大家一个一个上去抱他一下,默默地,安静得没有一点儿声音”。

  那一天,是2008年2月6日,农历大年三十的晚上,北京的各个角落都在放着烟花,看到黑色夜幕里的焰火,赵飞脑子里的画面却是“铺天盖地的炮火,很穿越的感觉”。

  大年初一的早晨,武越从睡梦中醒来,望着窗外新年的阳光,听着身边孩子的欢笑,他流下了这一路上都没掉下来的泪。

  撤离不到一个月,恩贾梅纳的局势趋于平静,项目员工陆续返回乍得。驻地被洗劫一空,满墙都是枪眼,地上许多弹壳。经历过生死撤离,没有一个人离开项目。

  乍得项目仅用了两周左右的时间就恢复了油田的作业,工作迅速步入正轨。乍得项目从零起步,一步步地开拓,目前已经建成年产量240万吨规模的油田、一座年处理能力100万吨的炼厂和两条总长度508公里的长输管线,原油实现外输。

  如今,包括赵飞、武越在内的项目最初的7个同事,在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后,几年前陆续离开乍得,各自踏上新岗位。

  故事讲到最后, 一直平静的赵飞不由得感慨起来,“活着要有意义,要为自己的一辈子留下点痕迹。如果不通过我们留下的那些痕迹,我们几乎无法证明自己曾经存在过。”

  当曾经处于边缘地位的赌博逐渐走到村庄公共舞台的时候,曾经是主流的村庄公共生活却被步步逼到了边缘;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处于边缘的健康力量开始觉醒并起而抗争,自发地挑战那些强势的不正之风。

  小金同志冒险游戏可能还玩得不亦乐乎,但中国古话说得好,玩火者必,说不定这真成了压倒玩火者的最后一根稻草了呢!

  两份文件正式实施以后,打破了传统的“官本位”机制,也打破了公务员晋升空间小、待遇得不到提高的现状。但对女性公务员来说,在职务职级晋升中仍然存在一定障碍。

  在这个时代,既要祝贺每一个成功从村庄逃离的人,也要祝福每一个有志于复兴村庄的人。可是如果整个国家就是一个村庄,又有多少人能够逃离这个村庄或有能力复兴这个村庄呢?

http://mtw-online.net/malawei/1097.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6-07??【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