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曾道人玄机图香港 > 莫桑比克 >

非洲国别教学 莫桑比克文化与汉语教学指南

  (A República de Moçambique)位于非洲东南岸,东临莫桑比克海峡与马达加斯加隔海相望,北界坦桑尼亚,西邻马拉维、赞比亚和津巴布韦等,西南和南非共和国及斯威士兰毗连。全国总面积799,380平方公里,海岸线公里。莫桑比克曾为葡萄牙殖民地,1975年脱离殖民地身份而独立,是联合国宣布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莫桑比克自然资源丰富,社会治安相对稳定。

  莫桑比克全国行政区划为省、市和地区。现有10个省,53个市(含1个直辖市),128个地区。10个省为尼亚萨省、德尔加杜角省、楠普拉省、赞比西亚省、太特省、马尼卡省、索法拉省、伊尼扬巴内省、加扎省、马普托省。首都马普托是直辖市。主要的经济中心城市为马普托、贝拉、楠普拉等。[1]

  根据2017年最新人口普查结果,目前莫桑比克约有2713万人[2]。其中男性约1311万,女性约1402万,城市人口约877万,乡村人口约1836万。

  莫桑比克是多民族、多语言国家,全国约有60多个部族,最主要部族有马库埃-洛姆埃族(约占总人口的40%),另外还有绍纳-卡兰加族、尚加纳族、佐加族、马拉维-尼扬加族、马孔德族和尧族等。

  莫桑比克官方语言为葡萄牙语,各大民族有自己的语言,绝大多数属班图语系,1989年的《莫桑比克语言标准正字法报告》将莫桑比克境内民族语言及变体分为20类[3]:斯瓦希里语(Kiswahili)、姆阿尼语(Kimwani)、马孔德语(Shimakonde)、尧语(Ciyao)、马库阿语(Emakhuwa)、高迪语(Ekoti)、洛姆埃语(Elomwe)、舒瓦博语(Echuwabo)、尼扬加语(Cinyanja)、伞加语(Cisenga)、尼英埃语(Cinyungwe)、塞纳语(Cisena)、绍纳语(Cishona)、斯瓦语(Xitswa)、聪加语(Xitsonga,又名尚加纳语Xichangana)、佐加语(Gitonga)、孔比语(Cicopi)、兰加语(Xironga)、斯瓦兹语(Swazi)、祖鲁语(Zulu)[1]。此外,英语、法语等外语在莫桑比克也较为流行。

  莫桑比克为宗教国家,28.4%的居民信奉天主教,17.9%信奉伊斯兰教,其他多信仰原始宗教和基督教。

  莫桑比克曾为葡萄牙殖民地,这里的建筑风格多样,既有非洲传统建筑又有殖民者留下的葡式建筑。在一些大城市,现代化的城市建筑也越来越多。

  莫桑比克传统建筑(也是大部分非洲地区的传统建筑)是一种以木头为支架,外面用芦苇覆盖搭建的草房子。这些芦苇房在城市地区较少见,主要分布在莫桑比克北部农村地区。

  在一些城乡地区,大部分莫桑比克人常用砖块和铁皮作为主要材料建造一种简单平房。这些平房以水泥砖块为墙体,以铁皮为屋顶,比起遥远村路的草房和城市繁华地带的别墅,这类房子为大部分莫桑比克人居住。

  现在莫桑比克城市地区保留了大量葡萄牙殖民时间留下的建筑,具有浓郁的葡萄牙建筑特色,雕饰精细又繁复的窗框、色彩绚丽的外墙、或以图画或以瓷砖的修饰等让人充满对建筑艺术的遐想。这些房子有的被很好地利用、修缮,受到很好的保护,有些却因长年荒废只剩一片废墟。

  此外,在首都马普托这样的大城市还有很多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例如一些豪华酒店、商业办公大楼等。现代化的大楼中也不乏中国元素,中国驻莫桑比克大使馆和安徽外经凯莱酒店大楼都体现了中国建筑风格。

  提到莫桑比克的服饰不能不提卡普拉纳(Capulana),这是一种印有图案颜色鲜艳的棉布块,是莫桑比克传统服饰的代表,也是国际时尚流行趋势。其实,卡普拉纳不仅是制作衣服的布料,也是莫桑比克传统文化的代表元素,通过其颜色、用途和图案传递人民多姿多彩的民风习俗。

  莫桑比克的女人用卡普拉纳做成漂亮的连衣裙,或是直接将卡普拉纳围在腰上成为半身长裙,头上则用小块的卡普拉纳包住头发,装饰点缀。男人们则将卡普拉纳做成上衣或裤子,在一些节庆活动上他们也会将整块布斜着穿过肩膀系上。总之,不管是何种穿戴方式,卡普拉纳已然成为莫桑比克人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莫桑比克受欧洲影响较多,现代人的穿着较为西化。在正式场合,男人们穿西装打领带,女人们穿礼服。但是在一些节庆活动中,大家都会穿上卡普拉纳这一传统服饰庆祝。

  莫桑比克食物种类繁多,有些是发源于莫桑比克当地,有些并非发源于此,但也成了人们日常餐桌上的常见菜肴。

  Badjia是用豇豆制成,放在油里煎炸而成的小块状食物,通常和面包一起吃,在马普托非常受欢迎。

  咖啡鸡是伊尼扬巴内省的典型菜肴,除了名字之外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将大的鸡块加各种调料在火上炙烤,配以炸薯条食用。

  它由matapa和椰子制成,是索法拉省、马尼卡省、和赞比西亚省的典型食谱。

  莫桑比克人的饮食习惯在年龄、地域等方面存在一定差异。莫桑比克老人、北方人和农村人大多保留手抓饭的习惯。而年轻人、南方人和城市人就餐时大多用刀叉、盘子。

  同许多非洲国家相似,婚宴、公务场合、商务活动,或者家庭聚餐等人数较多时,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饭店、宾馆等,大多采用自助方式,饮料或饭菜由客人自取。

  莫桑比克人们之间的交往淳朴自然。在称谓方面,同中国人的称呼习惯有很多相似之处。对至爱亲朋、长辈、领导或陌生人,都不能直呼其名;见到老人,即使不认识,也会敬称“爷爷”“奶奶”;对于那些比自己年长的人,熟悉的人可称“叔叔”“阿姨”,不熟悉的人一般称为“先生”“女士”;朋友之间可称呼名字、朋友、兄弟、姐妹等;见到外国友人,常常热情地称呼“朋友”(葡语,女性朋友称为Amiga ,男性朋友称为Amigo)。

  在社交场合采用国际通用的称谓,尊敬的称呼是“先生”、“女士”。年长的人对初次相识的年轻人,一般可称之为“姑娘”或“小伙子”。

  在职场,多称谓头衔、职务或职务加姓氏。上下级之间等级观念比较明显,下级对上级的称呼毕恭毕敬,通常是将职务与先生或职务加姓氏联称,如“部长先生”等。上级对下级,则是直呼本名,显得自然、亲切。

  在莫桑比克,两个男性朋友见面,一般是握手问候,久别重逢时,则相互拥抱。妇女之间的问候方式是亲吻对方的面颊。男女初次见面时,一般是握手,但比较亲近的同事或朋友之间则习惯互吻两腮。莫桑比克人很重视仪表,在正式场合,无论天气多么炎热,男人也要穿上西装,打上领带,没有条件的就穿上最好的衣服,女子也穿上最漂亮、颜色最艳丽的衣服,带上各式各样的金属饰物。

  莫桑比克主要的节日,比如元旦、圣诞节等,政府机构、学校、商店、医院等基本上休假一天。此外,莫桑比克继承殖民地时期实施的午休传统。部分商店、政府机构等在午饭时间,通常会休息一到三个小时。

  莫桑比克大多男人,通常都会在每周五晚上聚在一起喝酒狂欢,庆祝刚刚结束的劳累工作日,迎接周末。因此,星期五,还被莫桑比克妇女戏称为“男人节”。

  莫桑比克人生礼仪受西方文化影响较大,诞生礼、婚礼、葬礼等基本上形成西方习俗。但依然有自己的特色。

  在莫桑比克,儿童出生1个月或2个月会举行诞生礼,老人到50岁会举行寿礼。

  莫桑比克部族传统的夫妻模式是一夫多妻制。但随着社会的发展以及政府制定婚姻法,莫桑比克现代社会越来越认可一夫一妻制。在莫桑比克北部少部分省市和农村地区,依然保留一夫多妻制。在传统家庭中,夫妻地位通常体现为男尊女卑,男人在家庭中拥有绝对主导地位。

  莫桑比克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各民族之间婚居传统各异。在南部地区,比如尚加人(Thonga),按照父系续谱和继承财产。夫妻间,丈夫死后,妻子可过继给丈夫的兄弟。

  在北部地区,大多族群按照母系续谱、居住和继承财产。在这些族群中,丈夫通常住在妻子的家庭附近。

  莫桑比克人非常重视婚礼。通常男方举办一场婚礼,花费巨大。如果新人没有钱办婚礼,可先同居,等有钱时再办。男方在婚礼前先要去女方家进行拜访,这有点类似中国“六礼”中的纳采。婚礼当天最为忙碌。早上新人先去民政局进行婚姻登记,然后到教堂,在亲朋好友的注视下,进行宣誓。接下来,便是到公园或海边与亲朋好友拍照留念。中午返回酒店或家中,举行接待餐宴。新人通常会请朋友或同一个教堂的教友组成六到八人伴郎团和伴娘团。

  整个婚礼都离不开舞蹈和歌声,尤其伴郎和伴娘,身着特别设计的统一服饰,从早到晚,围着新人,唱唱跳跳,用舞蹈和歌声表达祝福之意。

  莫桑比克人口最多的马库埃(Makua)民族相信死亡是由于不良精神引起的,通常都跟巫术或邪灵有关。在葬礼上一般不允许妇女大声哭泣,男人更不允许掉下眼泪。葬礼后第三天,亲友会来到墓地进行哀悼,然后到死者家里享用简单的答谢宴。葬礼后第八天,亲人会带着鲜花和饮料再去墓地为死者祷告,旨在让死者的灵魂得以超脱,去往极乐世界。

  在莫桑比克,孩子到了18岁,家长为其举办成人礼。目前,莫桑比克某些土著族中还通行着传统的成人仪式。生活在莫桑比克北部楠普拉省的马孔德族人在这方面具有代表性。按照马孔德人的传统,男孩14岁要参加历时两个月的成人仪式。女孩则在初次来月经后,参加两到三周的成人仪式。少年少女们将被教父教母带到森林里某个秘密地方,教导他们如何开始新的成人生活。如果家中有去参加成人仪式的孩子,妇女们都通会聚在一起载歌载舞,用舞姿表达她们对孩子的美好祝愿和思念之情。

  现代莫桑比克年轻人,在审美上正在从传统的“以胖为美”变成“以瘦为美”。同时,流行以白为美的传统,因此这里的姑娘们总是想方设法使自己显得白一些。在一些传统部落中,妇女们相信借助自然物质中的神力可以使自己变得更美丽,因此常常使用一种用当地的猴面包树制成的白色粉末,这种特殊的美容品在每家都储藏得很多。

  莫桑比克大约有17%的居民信仰伊斯兰教。穆斯林信徒忌食猪肉以及猪肉制品,戒酒。其他文化因受西方文化影响较大,基本上形成了西方习俗,无特别禁忌。

  《黄帝内经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所说,冬三月,“早卧晚起,必待日光……此冬气之应,养藏之道也。”在起居上,应注意早睡晚起,保证充足的睡眠时间,以利阳气的潜藏。

  此时的锻炼要有节制,微微出汗就好,建议选择一些舒缓的运动,如慢跑、踢毽子、打太极、散步等,达到舒展筋骨的目的即可。

  冬季是脑血栓、心梗等心脑血管疾病及关节痛、感冒等疾病的多发季节,头部保暖变得异常重要。

  冬季白天短而夜间长,常会引发失落、沮丧等情绪。因此,要节制喜怒,多听音乐,参加娱乐活动等,保持积极乐观心态。

  在非洲葡语国家中,莫桑比克葡语文学具有强烈的代表性。历史上,文学写作常与抵制葡萄牙殖民主义联系在一起。诗歌是莫桑比克得到充分发展的文学体裁。著名民族诗人代表人物诺埃米亚·德·索乌扎(Noemia de Sousa)由于其对莫桑比克诗人世代的影响,被称为“莫桑比克诗人的母亲”。 她的代表作品《黑人的血液》,收集了她从1948年至1951年间写成的49首诗歌,表达了非洲妇女同命运的抗争以及莫桑比克人民争取自由的斗争。

  莫桑比克独立后,自由的创作环境使得大批作家开始涌现。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家米亚·科托(Mia Couto)是葡萄牙裔白人,以黑人同胞及其文化为创作主题。1992年他发表首部长篇小说《不眠之地》(Terra Son Mbula)获得巨大声誉,这部小说入选“20世纪非洲百佳图书”,并且当选其中最好的十二本书籍。米亚·科托凭借该小说获得2014年纽斯塔特国际文学奖。近年来他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之一。2018年,中译本《梦游大地》、《母狮的忏悔》、《耶路撒冷》三部长篇小说在中国出版发行。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莫桑比克出现了一批新的作家,主要讲述了女性在莫桑比克社会的经历,其中包括保莉娜·池梓阿内(Paulina Chiziane)和莉丽娅·蒙葡莱(Lília Momplé)。莉丽娅·蒙葡莱的小说《邻居》(1995)的英文版于2001年出版。

  莫桑比克有文字记载的最早的报纸是《洛伦索-马贵斯卫报》,1905年由一家英国大公司创办。独立后,莫桑比克政府设立新闻部,其下设的全国新闻局负责领导全国报刊、通讯社、电台和电视台及对外国媒体记者的管理。

  全国性报刊有十余种,主要有《消息报》、《国家报》、《莫桑比克日报》、《星期天报》、《挑战报》等,基本上都反映执政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

  最重要的无线电广播电台是国有的莫桑比克电台RM,用葡语、英语和多种民族语言进行广播。其下属的城市广播台式非常受欢迎,面向青年人的调频广播网络。国内影响较大的私营广播电台是克林特广播电视公司,设在马普托。

  莫桑比克采取公共媒体与私营媒体并存的电视体制,全国共有11家电视台。其中莫桑比克国家广播电视台TVM是主要的全国性频道电视机构。其余都是私营电视台。除了国家广播电视台之外,私营电视台STV和TV Miramar 颇具影响力。这两个电视台每天播出的《快乐上午》和《美丽上午》为年轻人所喜爱,是娱乐节目中收视率较高的节目。从当地观众收视喜好来看,当地新闻、体育、音乐等是最受男性观众欢迎的节目内容,电视小说、美食烹饪节目等则是女性较多选择的内容。

  莫桑比克的电影事业始自解放战争时期,最初以新闻电影为主。1975年独立以后,设立了国家电影研究院,该院在1981年增设了动画班,并于1987年拍摄了第一部动画片。同时,这一时期莫桑比克其他种类的电影也得到了大幅度的发展。1979年,出现了莫桑比克第一部故事片《缪达:纪念和残杀》,描述1960年葡萄牙人对莫桑比克北部一个小村镇人民的屠杀。1982年,出现了第一部彩色片《喝点水,兄弟,请给我唱首歌》。近代莫桑比克电影业中,有代表意义的导演乔治·卡多索(Jose Cardoso)(代表作品是1987年上映的《风从北方来》)和李西诺·阿泽外多(Licino Azevedo)(代表作品是1995上映的《祖先的树》)。2016年8日,由李西诺·阿泽外多和特蕾莎·派雷拉执导的战争电影《盐糖火车》(Comboio de Sal e Açucar)在洛迦诺国际电影节上进行全球首映。该片被选中代表莫桑比克参加2018年最佳外国电影的奥斯卡颁奖典礼。这是莫桑比克电影第一次被奥斯卡颁奖典礼提名。

  音乐是莫桑比克文化最重要的表现形式之一,它起源于各族人民的日常生活和礼仪习俗,但在发展过程中受到葡萄牙和阿拉伯文化的影响,吸收了不少外来音乐文化的成分。传统音乐的节奏一般短而急促,很少有重奏现象,但独立的节奏反复重复的情况比较常见。

  莫桑比克传统乐器大致分为打击乐器、吹奏乐器、管乐器和弦乐器。打击乐器以单面鼓为主,在日常礼仪和宗教活动中,鼓是为歌舞进行伴奏的主要乐器。“帕苔内”是传统吹奏乐器的代表之一,它将若干吹管连接在一起,吹奏效果令人神往。管乐器是北部马孔德族人民的传统乐器,多以动作的角做成,被称作卢培姆贝。

  弦乐器的代表是木琴。莫桑比克木琴共有50多种,比较普遍的一种弦乐器是仅有一根弦的提琴。最著名是缇姆比拉木琴(Timbila),它属于非洲传统乐器马林巴琴的一个分支,取材于一种生长特别缓慢的名叫“喷嚏木”的树种,琴键为长型宽幅板条,下坠大小不一的葫芦作为共鸣箱,演奏时双手各持一琴槌敲打琴键,琴音圆润空灵。莫桑比克每年都会举办缇姆比拉木琴音乐节,以弘扬传统乐器和民族音乐。

  莫桑比克流行音乐源于传统音乐,通常借鉴西方和非洲其他地区音乐的节奏和重要技术。最典型的流行音乐风格是马拉本塔(Marrabenta)。马拉本塔音乐将葡萄牙民俗音乐和莫桑比克南部地区音乐节奏融合在一起,采用由油或汽油罐和钓鱼线构成的自制吉他进行弹奏。

  潘咂(Pandza)音乐是特别受莫桑比克青年欢迎的新流行音乐。潘咂源于马拉本塔,但受到拉噶(Ragga)和一些嘻哈(Hip Hop)音乐的影响,节奏更快。大部分潘咂音乐的歌词主要用葡萄牙语和马普托尚加纳方言编写,详细阐述了莫桑比克年轻人的社交日常。

  莫桑比克有1000多种传统舞蹈,每个地区、村庄都有自己传统的、富有音律节奏变化的舞蹈。这些舞蹈大多表现节庆、宗教、战争、爱情或丰收等方面的主题。到了现代,莫桑比克的舞蹈越来越倾向表达个人情绪或者莫桑比克丰富的传统文化。许多种类的舞蹈,基本上都由妇女群体进行表演。莫桑比克的舞蹈也显示出地区性的男女差别。但是,所有舞蹈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即节奏优先,动作次之。

  图佛(Tufo)舞是莫桑比克北部的传统舞蹈,主要流行于马普托、德尔加杜角省和楠普拉省以及莫桑比克岛等地区。Tufo舞蹈团体一般由15-20名女性组成。跳图佛舞时,先双膝跪地,然后伴随鼓声,有节奏地移动身体的上半部。在楠普拉省图佛舞还用于庆祝孩子的成人礼。跳绳舞是深受莫桑比克岛上妇女喜爱的一种舞蹈。这种舞蹈伴随急速的鼓点,将跳绳游戏同优雅的舞步结合在一起,具有雅俗共赏性。

  “玛皮克”舞是马孔德人的经典舞蹈,常带有宗教性。一般由代表正义的表演者向几个戴着代表恶魔的巨大面具的表演者发起进攻。每次进攻中,伴随着鼓点和羚羊角合作的乐曲,恶魔们都被村民们击败,象征人类正义的力量。而恶魔的面具是不允许妇女接触的。

  “高跷舞”是位于莫桑比克北方中部地区的马夸人的传统舞蹈。表演者穿着五颜六色的服装和面具,站在两英尺高的高跷翩翩起舞。

  狩猎舞是位于南部地区乔皮人的传统舞蹈。舞者扮演英勇的武士,身穿狮子皮衣和猴子尾巴,手持锋利的枪矛和宽大的圆形盾牌演练进攻和反攻的舞蹈。通常舞者跳舞时,手里还会拿着一种用空葫芦装上坚果或者石子做成的乐器伴奏,这种乐器叫马里姆巴斯。

  木雕是非洲艺术的代名词,它不仅是非洲人的自豪,也受到来自其他大陆的人们的青睐。莫桑比克以北方马孔德人生产的传统雕塑和木雕而闻名。他们使用硬木(主要是桃花心木、乌木和铁木)即兴创作、精心打造,大量雕刻各种人物,展现莫桑比克人民的生活和精神风貌。莫桑比克著名雕刻艺术家希萨诺不同于马孔德人的雕刻风格,他独辟蹊径,习惯用树干进行创作,因而成品或高或宽,所有成品均以“无题”来命名。

  在莫桑比克大批富有天赋的艺术家中,马兰加塔纳是享有国际声誉的艺术家之一。他以其油画、绘画、和水彩著称,而且在雕刻、壁画等方面也颇有建树,在诗歌、音乐等方面也留下艺术轨迹。马兰加塔纳的绘画作品所刻画的人物形象代表了非洲信念和欧洲文化之间的斗争。其代表作如油画《一位母亲的哭泣》等,常年在莫桑比克国家艺术馆中展出。199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名他为“和平艺术家”,并获得克劳斯亲王奖。马兰加塔纳也是为数不多的被任命为GDR艺术学院荣誉会员的外国人之一。

  莫桑比克1983年4月颁布法案进行教育改革,将国民教育系统(National Education System)分为基础教育、职业技术教育、高等教育和特殊形式教育四部分。国民教育又分为三个阶段,即小学教育、中学教育和高等教育阶段,前两个阶段是莫桑比克的基础教育阶段,也是高等教育的基础,共12年。其中,小学教育具有义务教育性质,但受教育人群比重仍然有限,教育时长占总教育时长的58%,分为小学第一阶段(1年级到5年级)和小学第二阶段(6年级到7年级)。中学教育共5年,分为两个阶段:中学第一阶段为8年级到10年级,中学第二阶段为11年级到12年级。进入高等教育之前,莫桑比克没有全国统一性质的高考,而是由各高校自主命题招生,在中学第二阶段,按照学生将要报考的大学专业分小组学习不同课程,不同于中国只在大方向上进行文理分科。高等教育阶段,学士学位的学习时间大部分为4年,医学及建筑等个别专业需要5年时间。硕士学位一般需要2年,博士学位为3年。

  除了普通公立学校,在首都马普托这样的大城市还有很多国际学校,例如马普托国际学校、葡萄牙国际学校、法国国际学校、美国国际学校、中华国际学校等。这些学校因采用不同国家的教育体系,课程设置也有较大差别。

  独立后的莫桑比克单纯依靠葡萄牙语和民族语言并不能满足社会发展需求,特别在20 世纪80年代后全球化影响加剧,促使莫桑比克不得不转向倡导配合国家开放的多元语言教育政策。在莫桑比克的公立学校,外语教育一般始于中学阶段,英语、法语都是必修课程。到了高等教育阶段,莫桑比克外语教育政策更加自由,除了英语、法语,还有中文和阿拉伯语等外语科目可供选择。

  作为国际通用语言,英语在莫桑比克的地位仅次于葡萄牙语和班图语,英语也是被纳入莫桑比克国民基础教育体系的语言,小学教育阶段的英语教育开设于6年级到7年级(小学第二阶段)。中学教育阶段的英语课程开设于8年级到12年级(中学第一阶段和中学第二阶段)。其中,在中学第一阶段,教学时长为324小时,占总教学时长的10%,中学第二阶段为360小时或216小时,分别占总教学时长的24%和12%。[14]在一些背景较为复杂的私立学校或者国际学校,英语则被作为课堂媒介语使用,有些学校的学生英语水平要高于葡语水平,这些国际学校的英文教师很多来自英语国家。

  在高等教育领域,英语的覆盖面较广。据调查,在首都马普托的几所公立高校,包括蒙德拉内大学、莫桑比克师范大学、国际高等关系学院等,甚至还有各种语言培训机构(如语言学院)都提供英语教学。

  法语作为继英语之后的第二外语,也被纳入国民教育体系。起初,莫桑比克的法语教学仅限于中学第二阶段(11年级和12年级)选择文科类学习小组的学生,其教学时长为288小时,占总学习计划的19%。2009年,莫桑比克实行中等教育改革,此时学生可以在9到10年级学习法语,在中学教育第一阶段引入法语学科使得学习法语的学生人数不断攀升,从2009年的6万人左右增至2013年的25万人以上。[15]蒙德拉内大学、莫桑比克师范大学等高等学府也设有法语专业。法语在莫桑比克是除了英语以外学习人数最多的外语。

  汉语教学在莫桑比克起步较晚,2012年10月,莫桑比克第一所孔子学院在蒙德拉内大学正式挂牌成立,是莫桑比克汉语教学的权威机构,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实行“一院多点”的管理模式,在本部设有汉语短期培训班和四年制的汉语专业和选修班,在马普托、贝拉、莫桑比克岛、伊尼扬巴内等地与大学和中小学合作,设立了多个汉语教学点。

  1、2012年10月,由浙江师范大学和蒙德拉内大学合作共建的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正式揭牌成立。

  2、2012年-2016年,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分别与莫桑比克中华协会、语言学院、Kitabu中学合作成立汉语教学点。

  5、2015年8月,莫桑比克高等国际关系学院开设汉语选修课,并举行了汉语课程开班仪式。

  6、2016年2月,蒙德拉内大学汉语专业正式开课,学制四年,将汉语正式纳入国民高等教育体系。

  7、2017年3月,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与楠普拉乌鲁姆大学合作,在莫桑比克岛上的乌鲁姆大学文学院设立教学点。

  10、2018年5月,非洲孔子学院联席会议由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承办,全国人大委员长栗战书出席并为高等国际关系学院孔子课堂授牌。

  11、2018年5月,蒙德拉内大学与浙江师范大学签订汉语专业合作办学协议,开展汉语专业“3+1”合作办学模式。

  12、2018年6月,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与马普托税务局正式合作,设立汉语教学点。

  13、2018年8月,蒙德拉内大学伊尼扬巴内校区旅游管理学院设立汉语教学点。

  14、2018年8月,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与莫桑比克乌缇维(WuTivi)大学签署合作协议,标志着孔院在莫桑比克马多拉市首个汉语教学点的正式设立。

  16、2018年12月,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被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评为“全球先进孔子学院”。

  莫桑比克汉语教学的师资组成包括两部分:由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派出的外派教师及汉语教师志愿者和本土汉语教师。

  (1)由孔子学院总部/国家汉办派出的外派教师和汉语教师志愿者在莫桑比克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及其合作教学机构任教。2019年,蒙大孔院共有11名外派老师和17名汉语教师志愿者。

  2016年2月,蒙德拉内大学汉语专业正式开课,学制四年,将汉语正式纳入莫桑比克国民高等教育体系。

  在学习之余,孔子学院还组织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文化活动:汉字书写大赛、中文歌曲大赛、中文诗歌朗诵大赛、春节庙会活动、中秋大联欢……

  系统的培养方案、专业的师资、多样的奖学金制度相结合,共同保障了汉语专业在莫桑比克的稳健发展。目前,蒙大汉语专业共有:四年级一个班,三年级一个班,二年级两个班,一年级两个班。每班20—30人,配置4—5名汉教师,其中,2018年开创的白晚班并行的形式更是最大限度地满足了当地人学习汉语的现实需求。

  除汉语专业和大学选修课外,蒙大孔院还开设了独具特色的军队汉语班、警察汉语班、税务汉语班、蒙大中文合唱团班。用到的教材包括:

  1. 汉语选修班和成人汉语培训班:《HSK标准教程》、《当代中文(葡语版)》《体验汉语》。

  此外,孔院图书馆内还有:《博雅汉语》、《BCT标准汉语》、《YCT标准教程》、《报刊语言基础教程》、《汉语系列阅读》、《环球汉语》、《精英汉语》、《跟我学汉语(西语版)》、《看杂志学汉语》等书籍供汉语师生们翻阅。

  1.有国别针对性的汉语教材还有待开发。每个国家、每种语言都有自己的特点,这些会对学生产生很大的影响,进而影响到汉语教学。针对不同国别、不同母语开发有针对性的汉语教材是很有实际意义的。

  2.专业性的汉语教材有待开发。随着汉语不断地被更多的国家纳入国民教育体系,有针对地加强开发适用于汉语专业的高质量教材已是势在必行。

  汉语国际教育经过近年来的蓬勃发展,已经进入到一个量变引起质变的关键期。我们从实践里获得的真知已经足够把“组建一支高素质的能参与到教材编写的中外汉语教师队伍”这一理念从想法变为现实。蒙大汉语专业的教师们根据自身需求已经开始着手编写一些急需教材,如郭建玲主编的《故事中国:中国当代短篇小说》已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

  目前关于莫桑比克汉语教学的研究,从数量上来说并不多,且多为浙江师范大学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的硕士毕业论文。从内容上来说,对象较单一,基本上是针对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进行的研究;但种类较全,涵盖了教学模式、教学法、教学设计、对汉语教师的研究、对汉语学习者的研究、对汉语听说读写各个技能的综合研究以及分项研究等各个方面。

  许嘉韡在《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在初级汉语教学中的应用研究——以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初级汉语综合课为例》(2015)一文中,分析了利用WhatsApp等多媒体手段来丰富蒙大孔院原有的教学模式,缓解汉语初学者的流失情况的可能性。奚怡则(2014)研究了以任务为中心的体验式课堂的优越性。

  李慧玲(2016)一方面利用汉语和葡语在语音、词汇、语法方面对比分析的结果,预测了初级汉语课堂教学中的重难点,确定难度等级,进行分层教学。另一方面从语音对比顺联、搭配对比区分、语素对比记忆、近反义对比掌握四个方面利用语内对比教学法来解决成人学习者面临的汉语语内干扰问题。周芳芳(2016)则对蒙大孔院本部教学点的体验式文化教学现状进行了调查分析,提出了体验式文化教学设计的兴趣性、情景性、针对性、融合性、链条性五个原则。

  徐亚林在《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入门阶段汉语听力课设计研究》(2016)中指出:听力,作为排在首位的语言四项基本技能之一,有着很重要的作用。徐亚林和薛燕燕(2016)都给出了清晰而完整的教学设计案例。

  周瑜(2012)从辅音、元音、音节构成和符号书写规则、语调等四个角度对汉语和葡语语音系统进行了全面的对比,从而预测出葡语母语汉语学习者语音学习的重难点,进而提出一些教学建议。胡慧敏(2016)进一步细致地对比了葡汉复合元音,归纳出葡语背景初级汉语学习者复合元音的发音特征以及习得难点。

  李梦(2014)指出,汉字字源教学法能显著提高学生学习汉字的兴趣,认读、识别汉字的能力,是必要且有效的。但汉字字源教学法同时也会给教师工作带来较大负担,且部分汉字如果采用汉字字源教学法讲解后反而会使其识别与认读变得更为复杂。因此,应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运用。朱瑜在《新实用汉语课本(第一册)汉字部件教学》(2017)一文中指出,部件教学对学生掌握汉字能力的培养尤为重要。文章通过分析整理《新实用汉语课本》第一册中的汉字部件,并结合莫桑比克孔院汉字教学的情况、学生的学习特点及认知规律,设计了汉字部件教学。希冀能为初级汉语学习者打下一个坚实的汉字学习基础,发展学生的汉字自学能力。

  诸葛亮亮在《莫桑比克孔子学院汉语学习者需求分析》(2014)一文中对汉语学习者目标需求和汉语学习者学习需求进行了细致的研究,对教师对学生进行全面、深入的了解,汉语教材的编写等方面都有指导性意义。金丹(2016)则对莫桑比克赞比西大学汉语学习者的语言态度情况进行了调查。吴晓菲在《莫桑比克非汉语专业学习者的教材需求调查》(2015)一文中指出:目前教材已经成为汉语走向世界进程中的瓶颈之一。文章通过对蒙大孔院非汉语专业汉语学习者对教材的需求调查与分析,为针对非汉语专业的成年汉语学习者的教材选择和编写提供了一些参考意见,包括:教材中课文内容应选择学生最感兴趣的话题和交际场景,如自我介绍、求职与就业等,教材中最好有专门的汉字学习模块,教材体例也会对学习者产生影响,装帧设计、版面安排应“成年化”。

  [6] 剑虹.感受非洲艺术——莫桑比克的艺术之旅[J].当代人.2007(04).

  [7] 克莱尔·安-沃特金斯、陆孝修.葡语非洲电影:历史和当代的视角[J].当代电影.2003(04).

  [8] 张宝增.列国志·莫桑比克[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12).

http://mtw-online.net/mosangbike/541.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4-30??【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