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曾道人玄机图香港 > 纳米比亚 >

走出非洲:津巴布韦最后的白人农民

  津巴布韦是南部非洲重要的文明发源地,在这个因辉煌的历史遗迹而得名的国度,黑人所占的人口比例超过99%。而居住在这块土地上的近万白人,则是持续了一个世纪的英国人殖民的烙印。

  自上世纪80年代推翻白人政权,取得民族独立以来,津巴布韦人从头整顿国家经济秩序。津政府认为白人所占有的大片土地,都是在殖民时代从黑人原住民手中非法取得的,因此实行了大刀阔斧的土地改革,强制没收大部分白人拥有的土地,此举造成该国境内大量白种农民出走。

  本·弗兰士一家是那里所剩无几的白人农民中的一员,现在,他们的生活也正陷入飘摇之中。虽然津政府也鼓励愿意合作的白人农场主留下来,但当地的黑人原住民要借土改之机把他们全赶走。

  本·弗兰士与妻子劳拉,带着三个孩子生活在一处小小的农庄中,他们雇佣了4个工人一道务农。那个农庄距离津巴布韦首部哈拉雷150公里,整个农庄被一片草原环绕着,十分安静。但近来,他们悠闲的生活被外来暴力撕得粉碎,一家人开始商量是否要搬离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另觅安全的所在。

  3个月前,弗兰士的朋友、另一户白人农民坎贝尔遭到威胁,被迫迁往南非,他在临行前还曾劝弗兰士一起走。弗兰士虽然知道最近不太平,可觉得自己的农庄远离城市,应该没什么人注意,因此拒绝了坎贝尔的建议。可没想到,他的太平生活也没多延续几天。

  先是弗兰士的岳父和岳母,被一伙武装暴徒从家里强行赶了出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对年逾七旬的老人只好到弗兰士的农庄里借宿。然而,他们谁也没想到,就连这个暂居地也成了武装分子的下一个目标。

  一个周六的上午,弗兰士帮妻子劳拉在厨房里准备午餐,他们一边干活一边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着的轻音乐。忽然,岳父从客厅过来对他说,“我好像听到院子外面有嘈杂的人声,好像有人把我们围住了。”

  听到岳父的话后,弗兰士顿时心里就是一紧,身边很多人的遭遇立即在脑海里闪了出来。他关小了收音机的音量,回答说,“好,你们先别动,我出去看看。”

  可没等他动身,外面的人已经展开了行动。15名全副武装的武装分子毫无征兆地闯进了弗兰士的院子,他们一边肆无忌惮地大声唱着歌,一边用铁棍猛砸弗兰士住所的窗户,并冲着里面大喊:“滚出来,快滚出来!”

  这些人占据了弗兰士的院子,拆毁了他的汽车,并点燃轮胎扔进了屋里。被困在卧室里的弗兰士一家惊恐万状,他们想打电话报警,可电话线却已经被屋外的暴徒切断。

  武装分子的头目自称“地雷”,他手持一把自动步枪,冲着屋里喊话,说再不出来就要开枪了,弗兰士一家这才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地雷”让他们站成一排,让他们立即离开农庄。为了增强说话的语气,他狠狠地敲着弗兰士从汤加带回来的一面鼓,他用的力气是如此之大,以至于那鼓的牛皮面都被敲破了。

  弗兰士的3个孩子,9岁的儿子乔斯、7岁的史蒂芬和4岁的女儿安娜已经吓得缩成一团,这些武装分子并没放过他们,其中一条大汉走向孩子,用手指戳他们的脑袋。弗兰士的岳父和岳母过来保护孩子,可这对70多岁的老人却遭到毒打。

  就像电影里描述的那样,从弗兰士的邻居处得到消息的警察终于姗姗来迟,可武装分子们也早就毫无悬念地逃遁得无影无踪。警察敷衍了事地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便拍拍屁股走人,可没想到他们离开不久后,武装分子就又杀了个回马枪,接着在房子周围耀武扬威,并冲着屋里的人喊道:“我们要吃了那几个孩子!”

  其实可怜的人不止弗兰士一个,除了偏远地区的农场,白人在首都哈拉雷市区的土地也被盯上了,不过这次动手的不是武装分子,而是警察。

  利文斯顿在首都有一大片土地,这里本来是他的农场,可随着城市的发展,这块市中心以西12公里的地方也逐步成了城区。无奈之下,利文斯顿只能放弃了在城里种玉米的打算,转而想兴建厂房。他雇佣了200多人,打算转行。

  但是,还没等他的计划落实,警方就迎头给他泼了一瓢冷水。不久前的一天夜里,这些工人被警方围捕,并且被迫离开。因为警方说,他们要在这片地方为自己兴建住房。

  62岁的利文斯顿说,警察从一开始就恐吓他们,并且把几百名工人赶出家门。利文斯顿说:“警察来赶工人,他们一个一个地被赶了出去。大雨中,警察把工人赶上卡车。他们来的时候汽车就快没汽油了,于是警察还强迫工人为他们买汽油,把工人带到全国几个不同的地点。基本上这些工人就被扔在那里,他们失去了自己所有的家具,在雨里淋得透湿。不过几天后,工人们全都开始返回这里,他们带着芦苇作的垫子,几条毯子,一个锅子,他们回来工作,可还是日夜受到骚扰。”

  53岁的隆多·莱布瓦是工人的工头,他从农场时代开始在这块土地上干了25年的活。莱布瓦说,他被遣送回乡下的家,不过几天后他就回来工作了。他说:“我想工作。我还有其他的问题,我要解决我的问题。我有孩子在上学,我们在警方指定的地方找不到事情可做。”

  为了防止工人再回来,警方最后动用了重型设备。挖土机连续几天出动,把农地翻搅得四分五裂,还摧毁了压水机、水管和蓄水池,造出了一条条表面粗糙、泥泞不堪、横七竖八的道路。工人的住房、煮饭间以及用来存放物品的茅草房也都被推土机铲平。

  利文斯顿再也认不出这片乱糟糟的地就是他以前的那片,他想用来盖厂房的地方也很快被打上了警察住宅的地基。

  在津巴布韦,土地问题是国家独立时遗留下来的一个敏感话题,但同时却又是国家发展绕不开的难题,一直困扰着这个南部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与社会稳定。1980年,津巴布韦彻底摆脱白人政权控制并独立后,4500个白人农场主占据着全国75%的沃土良田,而700万黑人仅占有25%的土地。为了加快土改进程,津巴布韦于2000年6月开始启动“快车道”土改计划,规定白人农场主只能拥有一个农场,其余的没收后用于重新分配,安置无地农民和。

  津巴布韦政府颁布法律,限令4500名白人农场主中的2900名在3个月内交出土地,前45天之内结束耕作,后45天之内撤离农场,否则将受到法律制裁。截至最后期限到来时,约900名白人农场主自愿放弃土地离开了农场,他们承认,“一切至此结束了”。不过,仍有约1800名白人农场主继续滞留农场,他们认为离开农场既断了收入,又无处安身,将来生活没有了着落。因此他们选择坚守,渴望政府改变立场。

  但没想到,他们的杯葛行为遭到了政府的铁腕回应,法院开始传令违抗命令的白人农场主,警方立即执行逮捕行动。最终,百余名违抗命令者被监禁。按照有关法律规定,违法者将遭到2年监禁或被处以2万津元的罚款。

  政府也一再强调土改政策不会逆转,因为“这是我们祖先的土地”。政府同时表示,那些忠于自己祖国、愿意与政府合作的白人农场主可以留下来,政府不会没收他们的所有土地。

  在经历了有争议的土地改革和重新分配计划的骚扰、恐吓之后,大多数白人农场主已经吃够了苦头,离开了这个已经居住了几十年的国家。

  弗兰士和利文斯顿都曾接到过同伴转发的一份公开信,信中说:“在过去的30个月中,我们曾试图在近乎不可能的条件下继续种植烟草,但是我们现在要发出通知说,我们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无止无休的骚扰活动对商业农场的实际破坏将引起饥荒,而且情况可能比以前估计的要严重得多,并使得经济下滑。”

  据商业农场主联盟的副主席杰里·格兰特说,津巴布韦现在只剩下不到500名白人农场主,“其他的都被赶走了”。本来,弗兰士和利文斯顿就是“硕果仅存”的农场主中的两个,而现在,他们坚守的想法也开始动摇。

  就在津巴布韦驱逐白人农场主时,莫桑比克、博茨瓦纳、赞比亚和乌干达等国则纷纷表示,欢迎被驱逐的白人农场主到自己的国家定居,帮助发展该国的农业。被驱逐的白人农场主一方面拥有充沛的发展资金,另一方面也有娴熟的农业技术,这是他们受欢迎的主要原因。

  当津巴布韦老战士侵占白人农场主事件发生后,就有个别白人农场主到莫桑比克北部定居下来,开始开发那里的荒地。面对白人农场主大量外逃的情况,邻国顾不上考虑津巴布韦政府的面子,均对津巴布韦白人农场主表示热情欢迎。弗兰士一家现在就正在考虑,是不是真要追寻着那些亲友的足迹,到莫桑比克换个环境发展。利文斯顿也正变卖房产,打算迁往赞比亚。

http://mtw-online.net/namibiya/1318.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7-22??【打印此页】??【关闭
上一篇:津巴布韦
下一篇:没有了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