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曾道人玄机图香港 > 纳米比亚 >

纳米比亚 一场“流放”荒原的旅途 收获亲近万物的真挚

  纳米比亚一直是我向往的旅行地之一。大约五六年前,在网上看到过一张图片,白色的盐碱地上零零散散竖立的枯木背后是红色的沙丘,超现实风格存在的画面所带给我的震撼感只需一眼便无法忘怀。

  纳米比亚一直是我向往的旅行地之一。大约五六年前,在网上看到过一张图片,白色的盐碱地上零零散散竖立的枯木背后是红色的沙丘,超现实风格存在的画面所带给我的震撼感只需一眼便无法忘怀。这处场景就真实的存在于纳米比亚死亡谷之中。从那时起,这个地处非洲大陆西南的沙漠荒原国度就在我心中种了草,一直心心念念,只不过因为诸多原因,未能实现这趟旅行。

  这次大众品牌全新子品牌推出的“生来这Young 逐路新境”活动,正好满足了我的心愿。亲近自然,感受万物和谐共生之美,我已经迫不及待奔向这片遥远而又迷人的国度。

  于是新年伊始,我踏上了这片从未涉足过的大陆,开启自己第一次非洲之旅。来到曾经只出现在电脑屏幕中的国度,我惊叹于纳米比亚城市里干净的街道,安静祥和的生活方式,还有沙漠草原旷野中璀璨的星河,以及野性非洲大陆上一切新奇美好的事物。

  我承认,狭隘的我曾经一度认为非洲大陆上的国家破旧不堪,政局动荡,治安堪忧。

  当我跟周边朋友提起这次旅行的目的地时,大多数人甚至连纳米比亚这个国家名字都未曾听说过,更不要提在哪个洲。

  纳米比亚,古老的地貌环境造就了令人惊叹的沙漠景致,古老的国家公园为万千生物提供了繁衍生息的庇护之地

  沿途道路几乎就是沙土路,看似安全平坦,实则细腻柔软,如果不了解路况,在高速行驶下上下缓坡很容易侧滑发生严重的交通事故,所以纳米比亚的道路也被评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自驾公路。不是因为路上车辆有多少,而是因为人们开车很容易疲惫和麻木,加之网络信号极差,救援不及时,出了事故基本就只能自救或是听天由命。

  而斑马,最初看到时使我们兴奋异常,甚至在暴晒的日光下步行数百米只为能够更近距离的看到这些出现在动物世界中的可爱生物。

  当我们返回车内通过相机屏幕放大图片展示给司机小何看时,小何却不以为然的告诉我们在埃托沙公园内,成群的斑马会从我们车边经过,说的我们将信将疑。而事实确如小何所说,在埃托沙,近距离看到最多的野生动物非斑马莫属,其呆萌的姿态令人捧腹。

  距离Sesriem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地方,有一处废旧汽车小镇名为索利泰尔。几乎是所有从温得和克去往红沙漠的旅客必经之地。废弃的汽车,常年暴晒于沙漠之中,多了一份荒芜中的沧桑感。很有沙漠公路电影的感觉。

  在汽车墓场,唯一的路标指示牌提醒着人们注意这里的常驻者,一群南非地松鼠。

  不光这里,可以说沿途沙漠中经常可以看到这些灵巧的小家伙,硕大的尾巴十分显眼。

  在沙漠生存,任何时候都不可大意,这些大家伙在沙地中无处躲藏,远远的便被发现,所以相距它们百十米的距离便会警觉的跑开。

  我们的司机向导让我们管他叫“小何”,很好记的中文名字。非常随和友善,每一天的行程都安排的妥帖。除了开得一手好车,型男身材的小何天生一副明星脸,连不爱拍人像的我,都忍不住要给他拍一组沙漠写真。

  路上,小何腼腆的告诉我们他喜欢跑步喜欢跳舞,我们都知道黑人能歌善舞自带天赋属性,随便说说让他跳上一曲,万万没想到他舞跳的如此之好。

  纳米布国家公园内,柏油路况良好,连绵不绝的沙丘有时会使我们产生错觉,行驶几十公里四周巡视,仿佛在原地未曾移动一般。

  全程租用的营地车,越野性能超强,改装后的车顶便是我们晚上休息的帐篷车,双人帐的尺寸基本是睡三个成年人也不会拥挤,同时竟然还暖心的提供十公分高的“席梦思”软垫,睡在帐篷中非常舒适。

  沙漠中的每一天,都在沙丘明暗交替间转换,年复一年,看似亘古不变,实则每日都在变幻莫测之间。同一座沙丘,一夜狂风,第二日可能便已位移了空间。与其说是精致的沙,不如说是颗粒的海。

  炙热的大地,蒸腾的水汽夹杂着风沙,自然的力量无时无刻不在塑造着我们的星球

  当风沙过后的清晨,来自大西洋上空的湿气在沙漠中形成一面雾墙,那种吞噬天地的笼罩感所带给我们的震撼,绝不亚于任何一部好莱坞的科幻大片。

  在古老的沙漠中,依旧存活着许多神奇的生物以及古老的植物。他们等待着云雾的来临,雾中的水汽滋养着这些顽强而又倔强的生物。

  空旷的沙漠里,唯有不时而过的沙漠越野车提醒着我们,这里依旧有人类的气息。

  清晨中的沙漠,爬上著名的45号沙丘等待日出的来临,伴随着远方热气球的升起,预示着晨光即将照耀整个谷地。

  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肤色的人们在沙丘上相邻而坐,等待着阳光将整片沙漠唤醒。即使我与身旁说法语的白人老太太语言不通,但这丝毫不妨碍我们怀着亲和的态度相互报以微笑,道声早安。

  随着晨光渐强,沙漠从黑暗的阴影中逐渐变得光彩夺目。赤、橙、金,不同的暖色随着光照的变换快速转变着色彩。

  阴影中的树枝,搭配沙丘的色调,像是地球表面的峡谷河流一般,勾勒出大地的脉络。

  将我深深吸引来到纳米比亚的最初原因便是深入纳米布国家公园沙漠内部的一处盐碱风化之地死亡谷。

  这处世界上独有的沙漠奇观,没有丝毫人为的痕迹,枯死千百年的骆驼树在自然的雕琢下鬼斧神工般的打磨出比画卷还要惊艳的景致,每一个来此参观的游客都不自主地放慢脚步压低声线,生怕打扰了这片寂静之地。

  清晨,当我踏上了这片古老而又神秘的土地时,迎接我的不是灼热的阳光,反倒是浓密的云雾。

  脚下逐渐变得坚硬的盐碱地,告诉着我们这里曾经是一片湖泊,数百年前沙丘阻隔了暗河,湖泊消失,树木枯萎,生命凋零。

  阳光慢慢穿过云雾照射进谷底,四周原本死寂阴沉的沙丘在光影的映衬下有了色彩,变得鲜活起来 。

  阳光,为沙丘带来色彩,为我们带了温暖。而色彩的变换,为死亡谷带来不同的感受。

  白面大羚羊,将近一米长的羚角加之面部白色的区域,辨识度极高。健硕的身躯,说它是相机快门收割机一点不为过。啃食枯草的大羚羊,悠然自得的将这上古八荒之地活成了乐土世界。

  当夜晚来临的时候,被评为“世界最美星空”之一的纳米比亚沙漠星空,绝不会让你失望,不需要望远镜,不需要开车驶离喧嚣的城市,只需抬头仰望,没有一丝被污染的痕迹,肉眼便能看到清晰的银河。

  白天里一望无垠的沙海在光影间变化色彩,而当日落沙海,苍穹黯淡,沙粒像是变成天上的星尘,闪耀寰宇。

  每一处汽车露营地都有一棵大骆驼树,标记上号码,便与司机找寻固定的营地。夜晚,不需要走出营地,银河就挂在天际之上。

  我们的汽车帐篷,在营地内一处有着群织雀巢穴的树干下,当夜色降临,白日里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群织雀突然就变得安静下来,一夜只是偶有几声鸟鸣,而当晨曦太阳升起,雀鸟像闹钟版准时变的欢愉起来。

  埃托沙国家公园,始建于1907年,这座撒哈拉以南最大的国家公园,如今面积不及最初的四分之一,但仍然有将近3.5个上海大小。

  这座国家公园的名字在当地语中为“白色干涸之地”,源自湖泊消失后形成的白色沙地。

  园区内将近80%的面积被这片白色的沙地所占据,远望就像是白色海洋一般广袤。

  因为地处沙漠旱地,公园内为动物们建了大大小小几十个水塘,便于动物们可以在这里度过干涸炙热的旱季。

  比如下图中超级明星范儿的猎豹,便是我们发现路边停靠了数量园区越野车,从而赶过去的。

  无奈,此行狮子没看到,却偶遇了猎豹。单看这货慵懒的姿态,傲慢的神情,气场之强烈,周边数台越野车只听得相机的快门声,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生怕打扰了猎豹伸懒腰,晒太阳。

  猎豹则可以横躺在路碑上慵懒的打着哈气,毫不在意周边车内人们高举的“长枪短炮”。

  鸵鸟从我车前奔跑而过的,白面大羚羊躲在灌木丛中向我张望,无数种不知名的鸟类立在枝头或是在地上行走。

  角马学名牛羚,神似牛,实则属于羚羊。在非洲大陆,每年7月份的动物大迁徙,数百万角马的队伍浩浩荡荡从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到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国家公园,进行一场圆周迁徙运动。

  而在埃托沙生活的角马,省去了2000公里的迁徙,却也要忍受相对干旱的沙地气候。

  路上遇到一种不知名的大鸟,半米余高,身形修长,羽冠非常漂亮。在沙地中行走,找寻食物。车停靠其边,丝毫不受惊扰,一副唯我独尊的感觉。

  路遇一头年迈的成年公象,步履缓慢,司机凭经验断定它要去往水池边喝水,让我们先行赶回营地在水池边等待。

  果不其然,二十分钟后脱离象群的老象踱步来到水池旁。仔细看老象的象牙已经折断,向导告诉我们,它的象牙是打斗时折断的,并不是因保护目的而人为锯断的。

  折断的象牙不可再生,泛黄的断齿几乎从根部断裂,看粗厚度,可以想象这头老象曾经有着一副引以为傲的坚硬粗长的象牙。

  象群在头象的带领下丛林中慢悠悠的来到池边,凭借硕大的身躯,无论何时,它们都享有VIP免排队的待遇。

  而犀牛,往往单个或是两三只前来,犹犹豫豫赶到池边,总要发发呆思考思考牛生,再小心翼翼的喝上几口池水。别看外貌生猛,又有利角防身,实际上犀牛是出名的胆小,容易受惊易怒。在园内,少有的几次野生动物冲撞汽车的事故,基本都与它们有关。

  随着雨季的来临,每日下午总会降上几场暴雨,雨过天晴后的晚霞红中带粉,甚是壮美。

  远方走过的长颈鹿,在霞光中显得格外醒目,时光仿佛在此刻都放慢流逝的速度,而我早已陶醉在这份自然的气息之中,欣赏这片刻的静谧。

  当最后一缕阳光褪去,大地被黑夜笼罩,而动物们却并不因黑夜的来临而沉寂,在园区内,鬣狗、狐狸、胆小的犀牛都会在夜色的掩护下来到水塘边饮水。

  纳米比亚是黑犀牛重要的保护地,与邻国南非相比盗猎现象少了很多,但像夜色中这两头拥有着完整犀角的黑犀牛在公园内也不多见,大多数犀牛出于保护目的不得不被人为割掉犀角。

  辛巴族人几乎一生不洗澡,用红土混合黃油涂抹在皮肤上和头发上,这种颜料能保持一周之久不褪色,因此一般称之为红泥人。

  我们此行的最后一处目的地,便是探寻当地为数不多的辛巴族村落,拜访红泥人。

  就连头发也会被涂抹染料,看上去像是一条条红鞭挂在头顶。辛巴人始终坚持自己的审美,即使进城到超市购买商品,仍旧如此打扮。

  这个部落目前仍旧维持着500年前一夫多妻的生活方式,远离现代文明社会,居住在一个个孤僻的小村落里。作为游牧民族,男子常年在外游牧,女子在家务农。近年来为了维系部落的生存发展,很多村落也逐渐接触外界文明,允许游客付费参观探寻感受部落中的生活。

  辛巴族的孩子很小便开始帮家里大人做事,随着外来到访者人数增多,辛巴人也在慢慢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

  辛巴人居住的土坯房屋,大多用混有牛粪的泥土配以树枝搭建而成。辛巴男子每一个妻子和孩子都拥有一间土坯房,所以只需要数一数房屋的数量,便可知道有多少个老婆。

  查阅资料显示,由于一种特殊的基因原因,辛巴族男子很多在15岁前就不幸夭折,造成部落中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

  村里的孩子对于我们这些外来者,充满好奇,围坐身边。除了肤色不同,这些孩子与我们城市中的孩童无任何区别。只是在外者看来,这些孩子的童年令人心酸。

  值得一提的是,纳米比亚所有国家公园内主要景区都不允许无人机飞行,路上也遇到过管理员制止我们飞无人机,并告诉我们纳米比亚最新出台了无人机管控措施,整个国家都不允许飞行。由于我们此行大多数目的地都在国家公园内,所以航拍机会有限。

  但我们在斯瓦科普蒙德问询当地警察,告知只要注意安全,国家公园以外可以无人机拍摄。所以当地执法部门也并不清楚最新的条例,以至于我们这些游客更是一头雾水。

  不过这也给大家提醒,如果有朋友前往纳米比亚旅行,无人机拍摄还是要慎重,国家公园内一定不要航拍,尤其是埃托沙国家公园在入口处都会报备无人机编号并进行外包装捆绑,离开公园时在有工作人员解锁包裹。

  纳米比亚,必拍的沙海一线,鲸湾港至斯瓦科普蒙德的路上,当天天气不好,云层很好,拍出的画面比较沉闷。但在这条公路上行驶的体验非常特别,当驰骋在南大西洋边,另一面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有种酣畅淋漓的快感。

  去往红沙漠的沿途,荒芜的沙地,岩石裸露在山谷中,由于富含多种矿物质,沙地呈现出棕红色。

  下图右侧的城市便是斯瓦科普蒙德,整座城市依沙临海而建,也是纳米比亚著名的户外项目胜地。跳伞、滑翔伞、沙漠越野、冲浪、海钓等等户外项目种类繁多,只可惜我们行程时间有限,否则在此一定多住一日,好好玩耍一天。

  很荣幸能够受邀参加大众品牌全新子品牌的纳米比亚之行活动,让我亲历了这段难忘的非洲旅程。

  坐在回程的飞机上透过机窗远望,辽阔的非洲大陆一览无遗。窗外广袤的大陆便是人类之所以称之为人的起源之地。江河在此奔腾,动物在此狂欢,稚嫩的人类先祖从此出发,改变了整个星球。如今不同肤色,不同语言,不同文明的人类,数百万年前从此诞生。如今世界各地的人们不远万里踏上这片古老的大陆,亲历地球造物的辉煌。

  需要注意的是,纳米比亚驻华使馆只有北京领区,全国各省、直辖市签发护照都在北京办理。

  纳米比亚目前没有开通中国境内的直飞航线,前往此地都需要中转。我们此行乘坐埃塞俄比亚航空,北京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纳米比亚温得和克。路程时间较长单程20个小时左右,途中做好充足休息准备。

http://mtw-online.net/namibiya/838.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5-11??【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