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曾道人玄机图香港 > 南非 >

华人被逼婚娶非洲女孩 暗中隐藏了什么

  对于非洲的“黑美人”来说,最想嫁的就是中国男人。而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前往非洲淘金,在当地落叶生根、娶妻生子的也大有人在。也有中国姑娘被非洲当地小伙俘获芳心,成为当地媳妇。

  中国淘金者在米尔网发表文章称,在非洲娶个老婆,可能只需要人民币1,000元(1人民币约合0.16美元)就搞定了,丈母娘也不要求有房有车。

  由于当地鼓励女人多生孩子,丈母娘往往不催小两口结婚,倒是催小两口先生孩子。等到举办婚礼时,女方通常可能孩子都已经1岁多了。不过,不同语言、不同的文化,中国人在非洲的“跨国婚姻”却是有苦有甜,好多跨国婚姻也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

  张枫以前是中国某建筑业驻坦桑尼亚的一名员工,而他的非洲妻子则是当地一名地道的土著,当时在张枫单位的医疗室工作。用他的话说,当时两人就“勾搭”上了。而这得益于他的语言天分。

  如今,他的英语和斯瓦西里语、汉语都能流利“切换”。而这名黑人女子则被他敦厚、爽朗的性格所吸引,加上他经常给妻子讲一些中国的风土人情和好玩的故事,这也让这名从来没出过国的非洲女子芳心萌动,觉得张枫见多识广,很有学问。

  在张枫看来,其实自己当初并没有做好娶个黑人老婆的准备。但寂寞就像一窝毒虫,啃噬着他的内心。在中国习惯了每天下班后喝二两小酒、哼着小曲的他,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突然像不会过日子了一样。“没人喝酒,没人聊天,当地华人也没有一个聚会的地方,感觉这日子太无聊了。”张枫说,这时他意识到,自己需要一个女人搭伙过日子。

  “咱中国有个习惯,大姑娘不能把孩子养在家里,大姑娘还没出嫁,在娘家就生孩子是很丢人的事。但在这里不是这样,一个女人领着两三个孩子跟你结婚,这是很正常的事。这3个孩子可能3个爹。当时她跟我讲的时候我也很吃惊,现在早就习惯了。”张枫笑着说。

  张枫最终是被“逼婚”的。女方觉得两个人不能老是“地下”关系,得有个名分。于是,2003年1月,两人按照当地习俗在教堂并接受众人的祝福而结婚。

  “要是按照中国人的标准,他根本不是个好妻子。”他说,中国人要喝点小酒,需要两个菜,尤其是东北人。中国喝白酒,是需要吃菜的,一口酒,一口菜。比如说家里来客人了,她不会说来客人了,就炒两个菜,而是纹丝不动。一开始,张枫还很不习惯,说这黑人老婆也太不识眼色了,明明有菜,她怎么不给你端过来呢,怎么这么不会照顾人呢?

  后来,他才算是明白了,当地人就这习惯,在家吃晚饭,喝酒要到酒吧。“要是在中国,家里来几个客人,老婆不炒两个菜,肯定得批评她。但当地人的习惯很不一样,很少喝酒,就算喝酒,也就一口干了。”

  这可憋坏了嗜酒如命的老张。为了喝酒,他只好自己尝试着做中国菜,他原本就厨艺一般,到后来也嫌麻烦,索性罢了。但酒瘾却难挨。怎么办?只好每顿饭喝酒,拿些花生米、腰果之类的佐酒。直到现在,他还怀念在中国每天就着两个小菜,喝着二两烧酒的快活。 无忧资讯

  为此,老张也曾多次督促黑人老婆学做中国菜。但到后来,他彻底放弃了。“我们全家都爱吃中国饭菜,包括我的女儿。只可惜我这个黑老婆,她笨得要命,手不巧,心也不灵,不会做。”老张猛抽了几口烟,拍着大腿叹息说。

  她摁着这个土豆,转来转去,把圆面摁在砧板上,土豆滚来滚去,切了十分钟也切不出一个土豆。”老张笑着说,都不知道该说她笨还是不动脑子,反正当时就觉得培训她无望了。无奈之下,他只好趁着回中国进口零件的机会,多吃几顿中餐。现在,他几乎每个月都要回中国一趟。而每次回中国的头一件事,就是吃一顿地道的北方风味的中餐。

  更让老张为难的是,妻子还经常想让他跟着一起参加家庭聚会。而老张则对外国人的聚会很不感冒。他说,非洲人聚会,就是在那里唠嗑、跳舞。倒不是语言不通,主要是自己在那边觉得没意思。“我一个中国人待在他们中间太扎眼了,藏都藏不住,浑身不自在。要是中国人聚会,我肯定十分乐意去。”

  “我这个媳妇,你给他太多钱,她都不知道怎么花。她完全没有资产的概念。她一个基本的观点就是,别看我穷,我生活也很自然,也不会饿死,说白了就是没有上进心。”言谈间,张枫有些怒其不争。

  张枫说,自己的客运公司起初有8辆客车,自己一共投入 30多万元,按照事先的测算,怎么也不会亏损。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严重亏损只好关张。他说,起初汽运公司还算能维持运营,中间有一段时间自己实在太忙,只能把公司交给妻子来管理。但妻子完全没有做生意的天分,对钱完全没有概念,4,800加上 48,000,她能给你算出结果是9万多。

  有一天,张枫到公司去看发现,怎么在那里上班的都是妻子的一些七大姑八大姨。这些亲戚在这里基本上不干活,属于白拿工资。但人都是妻子叫来的,她也不好说什么。两年时间,公司就亏损近百万元,只好停运。至今,4辆破旧的大巴车依然停在他家的院子里,由于长期闲置,已锈蚀不堪。而这场亏损也让张枫之前做汽车零配件积下的“老本”销蚀殆尽,如今,他只好重操旧业。

  通过这件事情,张枫总结出个门道,在这边做生意,一定要管理好当地人。让亲戚在其中掺和,只会把企业搞垮。“亲戚过来,错了也不能说,生意稍微不好,就变成老板给工人打工。实际上成了工人阶级剥削资本家了。”

  尽管这段跨国婚姻不是那么完美,但张枫还算乐在其中。妻子虽然手不算巧,但脾气很好,基本上能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如今,两人9岁的女儿乖巧可爱,已经读到当地的5年级了。

  面对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娶非洲老婆,张枫建议,千万不要冲动,也不要图“赶时髦”。“非洲女人都想嫁中国男人。但如果有中国人要娶非洲老婆,我是要坚决阻止。我就是个例子。”他说,两个国家的人,有着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生活习惯,鸿沟太难跨越了,不太可能过到一起去。“说白了,结婚久了,我俩的感情成了亲情,不再是爱情。但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苦中作乐。”

  马程来自温州,早在2001年便开始从义乌倒卖小商品到坦桑尼亚。他的妻子玛丽是阿鲁沙的一名导游,两人结识是在2003年,他去阿鲁沙旅游。当时她便对这位当地姑娘产生了兴趣,经过一年的时间,他终于争取到玛丽的芳心。

  不过,在给聘礼的时候,马程却被“雷”到了。玛丽的父母生活在农村,按照当地的风俗,要求以1头牛作为聘礼。最终,他买了一头牛,披红戴彩送到了玛丽家。而这头牛,大约价值1,000元人民币。两人随后住到了一起。

  马程说,相比在中国结婚动辄几万元,十几万元,和非洲女人结婚,对中国的普通工人来说,经济压力小多了,有几千元人民币就够了。并且,女方也不要求男方一定要有房。此外,非洲女人最想嫁中国男人,非洲丈母娘对中国女婿印象也非常好。“多数非洲女人都没去过中国,中国对他们来说,就像天堂一样。”

  和老张的感受有所不同,马程觉得自己娶了这个非洲老婆,算是赚了。他说,当初自己做生意时曾经亏了30多万,这些年,生意上的“坑”都是女方在帮忙“填”。非洲老婆虽然算不上心灵手巧,但却十分贤惠。

  “我教了她3年时间,现在已经会做中国菜了,他们全家也都喜欢吃中国菜,我爱吃的红烧鱼,现在她都会做。她甚至会讲一些基本的中文。”他说,如今在家,他基本上是“甩手掌柜”,家务活妻子会抢着干。

  而让马程觉得遗憾的是,即便觉得自己“赚了”,这桩婚姻还是遭到家里的反对。妻子也曾多次提出想回中国看看,但都被他拒绝,而主要原因就是马程的父母觉得儿子不该娶个黑人媳妇,对两人的婚姻一直反对。直到去年,经过他长期软磨硬泡,父母才同意他带妻子回家,而这一天,他等了整整9年。

http://mtw-online.net/nanfei/1184.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6-24??【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